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被抚养人医疗费是否支持
作者:朱金平  发布时间:2016-12-09 09:18:13 打印 字号: | |
  【案情】

  2013年7月19日9时20分许,龚某驾驶车牌号为鄂XXXXX小型普通客车与刘某驾驶的湘JYYYYY二轮摩托车在道路行驶中发生碰撞,致刘某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龚某、刘某各负事故同等责任。刘某母亲张某因肾衰竭病卧床多年,长期依赖药物治疗每年需2-3万元。张某生有一子一女。龚某驾驶的车辆在太平洋财险公司湖北某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不计免赔50万元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一审判处赔偿刘某亲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包括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张某的医疗费20万元的50%,合计61万元。太平洋财险湖北某市分公司不服,上诉认为被扶养人医疗费非法定赔偿项目,且属于间接损失,不应由保险公司赔偿。

  【分歧】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张某诉请的被扶养人医疗费能否支持及如何支持。

  第一种意见认为,张某的诉请不应支持。被扶养人医疗费不是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赔偿的法定事项,其与交通事故侵权无直接因果关系,且在被扶养人生活费项目已经包含了该部分的赔偿,不应重复主张权利。同时,对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赔偿范围,不能擅自作扩大解释,现行的法律及其司法解释没有明确将其纳入赔偿项目,故张某的诉请不应得到支持。

  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的诉请应予支持。张某因患病需长期医疗依赖生存,已是交通事故发生前的既定事实,张某子女为此每年支付2-3万元用于张某治疗,已是客观实际。现因交通事故致刘某死亡,张某本该享有的该笔治理治疗费用的期待丧失,故能够主张由侵权人及其替代赔偿的保险公司赔偿其医疗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仅仅是为了解决被扶养人的正常生活而确定的费用,数额有限,远远不能满足患病被扶养人生活及治疗上的需求。至于该项费用赔偿主体的确定,应根据侵权人与保险公司签订的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的约定来具体认定。

  【解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关于被扶养人医疗费能否主张赔偿的问题

 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子女有赡养扶助父母的义务,我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三条规定,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刘某作为张某的儿子有义务,特别是在张某卧床不起时,更应尽到特殊照顾义务,刘某通过劳动获取报酬,每年与其妹妹共同负担其母亲的医药费2-3万元,是法律规定的义务,也是子女尽孝的表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的规定,张某常年卧病在床,其日常生活是由两个子女负责并承担其医药费,现刘某在车祸中死亡,对于张某来说其能够期待的每年1-1.5万元医药费用无法实现,故该项损失即属于“其他合理费用”,当然可以主张赔偿。

  2.关于被扶养人医药费与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否重复赔偿的问题

  被扶养人生活费是为了满足被扶养人吃穿住行的日常生活需求所设定,是一种普适性规定。而本案的特殊性在于被扶养人王某是重病人,每年需开支医药费2-3万元。当侵权人赔偿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无法满足被扶养人医药费的经济支出时,被扶养人生活费显然不能包含被扶养人医药费,故两者不属于重复赔偿,被扶养人医药费是重病被扶养人合理、必要的支出,应当得到赔偿。

  3.关于被扶养人医药费如何支持的问题

  在司法实践中有不同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应纳入受害人的误工费内赔偿。因为受害人被侵权后无法实现正常的工作收益,减少了其扶养对象的经济来源,故应作为对受害人误工的损失弥补形式,以误工费损失赔偿;第二种观点认为,可以比照被扶养人生活费,纳入到死亡(伤残)赔偿金内赔偿。笔者认为,被扶养人医药费本身就是基于对被扶养人中的重病人而存在的,如果被扶养人都是健康人就不存在对该项费用的主张,故笔者建议将该项费用专列为被扶养重病人医药费予以赔偿。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本案中张某如能够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存在疾病并需要治疗,则可以主张被扶养残疾人医药费,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来源:道路法庭
责任编辑:张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