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见“证”如面
——记鼎城法院贾建林法官
作者:夏霜  发布时间:2017-04-26 15:48:13 打印 字号: | |
  近期有一档综艺节目“见字如面”非常火,在法官群体里下图这样的证件想来也一定会火,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惊讶得无以言表,后来因为办案需要经常使用到,就见“怪”不怪了。

  现在就让我来说说这个证件的主人公吧,他是现任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的贾建林法官,现年43周岁,自1998年起一直在办案一线从事民商事审判业务,先后担任蒿子港法庭审判员、副庭长、庭长,蒿子港法庭在其间也被评为“多功能法庭”2008年调入民一庭任副庭长,2013年被评为办案能手,优秀审判员,历年办案数均超过百件,平均调撤率高达60%。他的履历在法官群体中再普通不过,但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很值得大家尊敬、受人欢迎的好法官。

  举一个例子,2015年,一位十几年前调解离婚的原告王某(化名)打电话到法院办公室,说是现在急着再婚、找不到当年的离婚调解书,想要复印调解书,她只说了她的名字和原户籍在蒿子港,不记得案号、被告名字和当时的承办法官;法院离婚案件何其多,十几年前案卷档案都是人工归档管理,而且档案登记目录是以被告的姓氏笔画来编的,这样模糊的信息找案卷犹如大海捞针;办公室转来电话,贾庭长也是一头雾水,但很快地他就给王某回了电话,礼貌地回复“我努力帮你找一找,有信了回你电话,这几天手机保持通畅”,我原以为他只是打发王某不要到法院来占用他的工作时间,但接下来的事让我意识到他是认真的。他先是回忆从十几年前在蒿子港法庭工作过的同事,在草稿纸上列了好长一串名字,接着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无果后他便暂停了正在写着的判决书,转身上楼去档案室硬翻档案薄,一个小时后见他两手空空下来,忙问“找到了?”贾庭长一脸失落,而后又乐观地说“明天接着去翻,我现在有个当事人在楼下要出去接待一下,那谁谁谁来了,把这个传票给他签收。”第二天他果真又去了档案室,两个小时后他喜滋滋地回了办公室,这下知道他肯定是找到案卷了,又听着他给王某打电话,“明天下午三点到法院×××办公室来拿调解书复印件,就打这个电话找夏法官”,“什么?为什么是找我”我不解地问,他答:“明天下午我约了某某案件的双方当事人到审判庭做调解,没空,你给她调解书复印件就可以了”,等我翻看案卷,对他又有了更多的敬佩,原来案子承办人不是他,也不是他曾经任过庭长的蒿子港法庭承办,他给王某帮了这么大一个忙,居然都不要王某当面的一个“谢”字,能不能不要这么“高大上”!

  能用烂工作证皮套还不换新的人,一定是勤奋、高效、友善、节俭的人。他办案数量大、效率高、善主持调解化解矛盾,清正廉洁,又乐于助人,对自己的穿着“不修边幅”,总是那两三套过时衣服、时不时地穿制服,甚至为了让以前的当事人至今能联系上他,十几年来一直使用自己负担话费的“130……”手机号;遇上架子大、对案件有抵触情绪、不愿到法院调解的当事人,他自费几十元的士费午休时间去当事人约定地点主持调解,而不舍得花钱换新的工作证皮套,有一次实在不理解他的这种“价值观”,直言问出口,回答也是惊掉我的下巴,“反正新的也用不了多久就会坏,现在这个虽然破了点但还可以用,只要证件不会掉出来就可以了,能用就不要浪费”。

  他的“舍”和“吝”又一次刷新了我对他的认识,我无数次默默地为自己感到庆幸,真心感谢组织安排,让我与他共用一个办公室,有机会认识并了解贾建林这个优秀的法官前辈,有机会近距离地跟他学习、一起工作,有他在前面作指导、树模范,我想我也有机会成长为与他一样优秀的法官,并拥有与他一样蕴含满满业绩的“工作证”。
责任编辑:张晨